方舟镰刀龙怎么训

兩學一做
您當前的位置: 網站首頁 >> 兩學一做 >> 兩學一做

20190531毛澤東致七大閉幕詞——《愚公移山》

作者:  更新日期: 2019年05月31日 【 字體: 【 打印文章 】

  我們開了一個很好的大會。我們做了三件事:第一,決定了黨的路線,這就是放手發動群眾,壯大人民力量,在我黨的領導下,打敗日本侵略者,解放全國人民,建立一個新民主主義的中國。第二,通過了新的黨章。第三,選舉了黨的領導機關--中央委員會。今后的任務就是領導全黨實現黨的路線。我們開了一個勝利的大會,一個團結的大會。代表們對三個報告〔1〕發表了很好的意見。許多同志作了自我批評,從團結的目標出發,經過自我批評,達到了團結。這次大會是團結的模范,是自我批評的模范,又是黨內民主的模范。

  大會閉幕以后,很多同志將要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去,將要分赴各個戰場。同志們到各地去,要宣傳大會的路線,并經過全黨同志向人民作廣泛的解釋。

  我們宣傳大會的路線,就是要使全黨和全國人民建立起一個信心,即革命一定要勝利。首先要使先鋒隊覺悟,下定決心,不怕犧牲,排除萬難,去爭取勝利。但這還不夠,還必須使全國廣大人民群眾覺悟,甘心情愿和我們一起奮斗,去爭取勝利。要使全國人民有這樣的信心:中國是中國人民的,不是反動派的。中國古代有個寓言,叫做“愚公移山”。說的是古代有一位老人,住在華北,名叫北山愚公。他的家門南面有兩座大山擋住他家的出路,一座叫做太行山,一座叫做王屋山。愚公下決心率領他的兒子們要用鋤頭挖去這兩座大山。有個老頭子名叫智叟的看了發笑,說是你們這樣干未免太愚蠢了,你們父子數人要挖掉這樣兩座大山是完全不可能的。愚公回答說:我死了以后有我的兒子,兒子死了,又有孫子,子子孫孫是沒有窮盡的。這兩座山雖然很高,卻是不會再增高了,挖一點就會少一點,為什么挖不平呢?愚公批駁了智叟的錯誤思想,毫不動搖,每天挖山不止。這件事感動了上帝,他就派了兩個神仙下凡,把兩座山背走了〔2〕。現在也有兩座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的大山,一座叫做帝國主義,一座叫做封建主義。中國共產黨早就下了決心,要挖掉這兩座山。我們一定要堅持下去,一定要不斷地工作,我們也會感動上帝的。這個上帝不是別人,就是全中國的人民大眾。全國人民大眾一齊起來和我們一道挖這兩座山,有什么挖不平呢?

  昨天有兩個美國人要回美國去,我對他們講了,美國政府要破壞我們,這是不允許的。我們反對美國政府扶蔣反共的政策。但是我們第一要把美國人民和他們的政府相區別,第二要把美國政府中決定政策的人們和下面的普通工作人員相區別。我對這兩個美國人說:告訴你們美國政府中決定政策的人們,我們解放區禁止你們到那里去,因為你們的政策是扶蔣反共,我們不放心。假如你們是為了打日本,要到解放區是可以去的,但要訂一個條約。倘若你們偷偷摸摸到處亂跑,那是不許可的。赫爾利已經公開宣言不同中國共產黨合作〔3〕,既然如此,為什么還要到我們解放區去亂跑呢?

  美國政府的扶蔣反共政策,說明了美國反動派的猖狂。但是一切中外反動派的阻止中國人民勝利的企圖,都是注定要失敗的。現在的世界潮流,民主是主流,反民主的反動只是一股逆流。目前反動的逆流企圖壓倒民族獨立和人民民主的主流,但反動的逆流終究不會變為主流。現在依然如斯大林很早就說過的一樣,舊世界有三個大矛盾:第一個是帝國主義國家中的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矛盾,第二個是帝國主義國家之間的矛盾,第三個是殖民地半殖民地國家和帝國主義宗主國之間的矛盾〔4〕。這三種矛盾不但依然存在,而且發展得更尖銳了,更擴大了。由于這些矛盾的存在和發展,所以雖有反蘇反共反民主的逆流存在,但是這種反動逆流總有一天會要被克服下去。

  現在中國正在開著兩個大會,一個是國民黨的第六次代表大會,一個是共產黨的第七次代表大會。兩個大會有完全不同的目的:一個要消滅共產黨和中國民主勢力,把中國引向黑暗;一個要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和它的走狗中國封建勢力,建設一個新民主主義的中國,把中國引向光明。這兩條路線在互相斗爭著。我們堅決相信,中國人民將要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之下,在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大會的路線的領導之下,得到完全的勝利,而國民黨的反革命路線必然要失敗。

  注釋

  〔1〕指在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上,毛澤東同志所作的政治報告,朱德同志所作的軍事報告和劉少奇同志所作的關于修改黨章的報告。

  〔2〕愚公移山的故事,見《列子》《湯問》篇:“太行、王屋二山,方七百里,高萬仞。本在冀州之南,河陽之北。北山愚公者,年且九十,面山而居。懲山北之塞,出入之迂也,聚室而謀日:吾與汝畢力平險,指通豫南,達于漢陰,可乎?雜然相許。其妻獻疑日:以君之力,曾不能損魁父之丘,如太行王屋何?且焉置土石?雜日:投諸渤海之尾,隱土之北。遂率子孫荷擔者三夫,叩石墾壤,箕畚運于渤海之尾。鄰人京城氏之孀妻,有遺男,始齔,跳往助之。寒暑易節,始一反焉。河曲智叟,笑而止之,日:甚矣,汝之不惠。以殘年馀力,曾不能毀山之一毛,其如土石何?北山愚公長息日:汝心之固,固不可徹,曾不若孀妻弱子。雖我之死,有子存焉;子又生孫,孫又生子;子又有子,子又有孫。子子孫孫,無窮匱也,而山不加增,何苦而不平?河曲智叟亡以應。操蛇之神聞之,懼其不已也,告之于帝。帝感其誠,命夸娥氏二子負二山,一厝朔東,一厝雍南。自此,冀之南,漢之陰,無隴斷焉。”

  〔3〕赫爾利,美國共和黨的反動政客之一。他在一九四四年底任美國駐中國大使,因支持蔣介石的反共政策而受到中國人民的堅決反對,于一九四五年十一月被迫宣布離職。赫爾利公開宣言不同中國共產黨合作,是指一九四五年四月二日他在華盛頓國務院記者招待會上的談話,詳見本書《赫爾利和蔣介石的雙簧已經破產》一文。

  〔4〕見斯大林《論列寧主義基礎》第一部分《列寧主義的歷史根源》。

  摘自《毛澤東選集》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049-1052頁


方舟镰刀龙怎么训 彩神官网 好运来时时彩安卓版 篮球比分直播网360 赌龙虎有什么规律 杭州沐足三元里 北京pk赛车的平台 日韩女优性交图 重庆时时彩个位3码经验 华兴平台代理注冊 网赌百人牛牛技巧